首页情深

第141页

作者:西澄布丁      字数:3447

    他有多悔,就有多恨。

    恨曲菲菲,恨赵一荼,更恨懦弱又鬼迷心窍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以后别再打电话了,也别再出现在她面前。”听筒里传来男人冷到极致的嗓音,嘲讽,冷漠,一字一顿地砸他入地狱,“如果你真的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李昀川满腹悲鸣。

    电话挂断之前,他似乎隐约听到了少女浅笑,不自觉地伸出手想要抚摸,可当入骨只有一片寒湿,睁开眼,才发觉都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高墙外明月悬挂,云泥有别,梦里一晌贪欢......

    杨立不知所措地看着突然变脸的肖潇,见她拉着温窈窈转身就走,连忙去追:“校花,你别生气啊,我就随口一说,我平时真不是这么八卦,害,瞧我这嘴——”

    温窈窈礼貌打断:“学长,我们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像是一道看不见的楚河汉界,隔开了离他越来越远的女神,叫杨立陡然生出一种再不做点什么他可能再也没机会的恐慌。

    他终于鼓足勇气,酝酿了好几年的表白在这一瞬和盘托出:“窈窈,那个,晚上能一起吃顿饭吗?我知道自己现在可能还配不上你,但你相信我,我这两年一直在努力,我攒了一些钱,能够着市中心一套两居室的首付,也能带给我喜欢的人一点安全感,我想现在的我比起大学时的一无所有,应该有了些资格和你说接下来的这些话,我这人没啥大优点,但特别踏实特别上进还特别专一,不惹事不乱搞,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你,这么多年过去我心里喜欢的依然只有你,你看我还有机会吗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机会?”薄时深收拾好东西出来,就看到他们队里一个叫不上名字的人在对他老婆表白,醋坛子打得稀碎。

    他冷着脸拉过温窈窈,揽进怀里,在她发梢落下一个吻,“老婆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老、老、老、老婆?!

    杨立目瞪口呆地看着高冷逼人的俱乐部大boss竟然第一次对女生露出了笑颜,星眸深邃,温.柔地盛满宠溺。

    而他心里美艳不可方物的校花,不知道被男人在耳边低语了什么,悄然红了脸。

    一直到走廊里只剩下他一个,杨立才恍恍惚惚地回过神:校花,什么时候有的男朋友?不对,她什么时候结的婚?不对不对,她和俱乐部大老板俩人八杆子打不着,什么时候认识的啊?!

    草草草草草!

    不管怎么认识的他都是真的失恋了,呜呜呜......

    回到家,房门落锁,衣衫跌落一路。

    温窈窈被薄时深吻得心神沉.沦,听到他浓浓醋意的嗓音:“明天就发朋友圈,说你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她睁开眼,忍笑道:“发、发过了呀,我们一起发的。”

    薄时深微愣,被陈年老醋酸得脑子都有些掉线,这才记起小姑娘的微信其实并没有分组——只是有些追她的路人压根就没她微信,所以根本看不到她朋友圈。

    “那把个性签名改成已婚。”薄时深想了想,酸不溜丢地找出一个聊胜于无的解决办法,“QQ也改,微博也改,所有社交软件都改成已婚。”

    温窈窈笑着点头:“幼稚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还有更幼稚的。”薄时深不紧不慢地解开她衣领,吻上她锁骨的蝴蝶,“我买了些新衣服,一会儿换上试试?乖,不用害羞,就只有我看得到......”

    夜幕变得更浓,轻轻浅浅的吟唱细碎婉转,潮起潮落。

    第二天,薄时深就通知郑景接受了一家杂志专访。

    从未接受过任何杂志访谈的君博总裁竟然要贡献自己的采访首秀了!而且还是独家!

    来采访薄时深的记者甭提有多兴奋,打定主意要好好挖掘些爆点成就自己的职业辉煌,一些关于商业的常规问题结束,话锋一转,大着胆子聊起了薄时深的感情问题:“薄总,冒昧地问一句,您现在的感情生活?据我所知,您从进入大众视野以来,一直都是单身,唯一一个被传与您隐婚的绯闻女友也曾公开否认与您相识,像您这么优秀又高度自律的企业家,是不是真的如外界传言,忙得没时间谈恋爱?”

    薄时深一挑眉,玩味地“啧”了一声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记者一愣,凭借多年的职业敏感嗅出里面的大八卦,忙不迭地追问道:“那您的意思是说,您现在是有时间、而且也的确有想法打算考虑下自己的感情?”

    “不是考虑。”薄时深不慌不忙地抛出深水炸弹,“是已经解决好了。”

    记者:“......!!!”

    卧槽,卧槽槽槽!君博总裁首次主动承认恋情!他真的抓到了爆点!

    激动得恨不得现在就回去报道的记者按捺住心底欢呼,正要乘胜追击,紧接就看到丰神俊朗的男人轻轻摩挲着无名指,低调奢华的婚戒就露了出来:“在此澄清一下,我隐婚的事不是谣言,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记者:“......”

    操操操操他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!爆点一个接一个地往他手上送!燕华最神秘的顶级豪门公子竟然已经英年早婚,这特么的真曝光了不得提前完成今年的KPI?!

    “那,能问一下,您的夫人,和之前被传与您隐婚的绯闻女友,是同一个人吗?”见薄时深点头,记者难以置信地脱口道,“可当时的发布会我也在场,如果我没记错,您夫人当时似乎真的不认识您。”

    薄时深懒洋洋地一抬眼,无名指上的婚戒正对镜头,低低地笑了下:“嗯,她只认识不穿衣服的我。”

   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张(←),下一章(→)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设置 恢复默认